“文化共享经济”引领世界——访A8新媒体集团创始人、董事局主席兼CEO刘晓松

 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  记者:文化产业的发展与人民的精神需求息息相关,作为中国数字音乐行业的领军人,能否讲述一下中国文化产业目前的发展态势?

  刘晓松:改革开放三十年以后,人们对于精神文化的需求越来越强。十八届三中全会为国家文化产业发展提出了纲领性发展规划,明确文化强国的大战略。这是一个顺应市场,引领市场的发展规划,使得原本在艰难中前行的文化市场逐步规范化、规模化,文化产业基金等资本的推波助澜,有力地加快了文化产业的发展。政策和市场双重合力在2015年开花结果。这一年,国产电影《捉妖记》超越《泰坦尼克号》成为中国电影史的票房冠军,国产动漫《大圣归来》超越《功夫熊猫》成为中国动漫电影史的票房冠军;全国单月票房超过美国,年票房达到440亿,直逼美国,游戏年收入也高达1407亿。2015年被称为中国文化产业发展元年,为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中国文化产业发展开了个好头。

  记者:那么,在这种发展态势下,中国文化产业呈现出哪些特点?

  刘晓松:我认为“互联网+文化”,即通过互联网创作和发行是当前中国文化产业发展中最亮的特点。在中国,互联网链条深入创作端,有一半的电影、电视、动漫、网剧,其剧本故事均来自网络文学。这本质上就是文化的共享经济模式。在世界范围内,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十年以后,全球最大的网上书商AMAZON才于2015年开始发展网络文学。此外,近年兴起的“IP热”,极大改善了知识产权保护的环境,是对于多年盗版行为的报复性打击,是文艺创作人多年期盼、拍手称快的事情。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,是文化内容品牌产业化、持续发展的基础。举一个典型的例子是,著名网络小说《鬼吹灯》2007年以每部十几万就被买断了版权,这就是当时顶级网络小说的行情,今年网络作家唐家三少成立工作室,注入三部小说,估值近十几亿人民币。有价值的作品,开发空间非常巨大,良好的市场开发,又会反哺创作,让内容产业繁荣起来。

  可以说,中国创造的“文化共享经济模式”正在引领全球文化产业的发展。这种模式,将解放创作、创造、创意的力量,让个体的创造力量最大限度地发挥;也让中国迅速拥有自己的文化品牌。而这一切,归根结底是因为在互联网以前,中国文化市场中并没有特别大的企业,于是,文化产业发展之初便依据互联网的模式,以一种规模化、开放的样子呈现。

  记者:在“文化共享经济”的今天,贵州文化产业的发展面临着怎样的机遇和挑战?

  刘晓松:贵州有两个硬件非常厉害,一个是青山绿水,一个是大数据。这两个硬件为发展“文化共享经济”提供了良好条件。但光有这些还不够,让人留下来生活、留下来创作才能形成更大的价值。比如一个个酒吧老板(创客)成就了丽江、莫干山。而印尼的巴厘岛,凭借优质的环境、良好的基础设施和较低的生活成本,吸引了全球的设计师、作家、艺术家居住和工作,他们通过移动互联网连接着世界,这使得巴厘岛从一个“旅游场所”变成为“生活与工作场所”,成为全球创意产业的集聚区。巴厘岛的三个优势贵州都有,贵州可以利用大数据的先机,让贵州漂移起来,wifi全省覆盖,让人随时随地可以创作与发行。同时,贵州还应该柔软起来,以包容、温暖、开放的胸怀对待外来者,把他们当成自己的贵人。比如,500年前的王阳明就是外来的官员,他为贵州的精神文化发展做出了不朽贡献。所以说,贵州在这个时间点,召开这样一个面向世界,集文化与旅游、文化与大数据、文创发展、民族民间文化于一体的展会,意义深远。

  记者:A8新媒体集团又是如何演绎“互联网+文创”的商业模式的?

  刘晓松:集团旗下音乐和文学、影视业务,都是文化共享经济的发展模式,旗下的“A8文化”拥有“黑岩“、“若夏”、“若初”、“少年dream”等网络文学平台,为25000名作家发行和管理了超过65000部原创文学作品,其中几十部作品开发为电影、电视剧、网络剧、网络电影,通过对这些IP的运营和放大,为中国新生代人群打造最喜爱的IP。A8文化立志在三年打造出国民级的IP,五年打造出世界级的IP。为了这个目标,一方面,A8文化会设立“文化产业孵化基金”,依托自有网络文学平台的作者群体,着重投资孵化作家工作室等内容产业,助力作家群体的成长。另一方面,为了服务好遍布全国各地的作家群体,A8文化计划在各地区建立文化创作孵化基地,促进文化、内容创作发展。

  文创发展恳谈会—行业与政府对话论坛现场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