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人民政府 | 贵州省人民政府
天气预报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新闻动态 » 贵安动态

走进特色村寨 体验别样魅力

   浏览次数:次   字号: [ ]  视力保护色:

  日前,贵州省民宗委公布了255个拟命名的全省第三批少数民族特色村寨。其中,贵安新区高峰镇王家院村、马场镇松林村上榜。

  近日,记者走进这两个村,探访其民族特色、风俗习惯、产业发展等方面的亮点,分享给广大读者。

  松林村

  传承民族文化 打造幸福村寨

  10月初,在马场镇松林村村委会前的广场上,村民正跳着欢快的舞蹈。

  作为苗族同胞接近三分之二的少数民族村寨,这样和谐欢乐的景象,时常在松林村上演,一幅村美人乐的画卷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汉族苗族水乳交融

  “爹啊,娘啊,您把女儿当朵花,一尺五寸抚养大。花了钱来费了心,女儿哪忍离开家。”这是在松林村村民举办的传统婚礼上,苗家女儿出嫁前经常唱到的一首歌谣,字里行间饱含着苗家人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感激。

  “欢迎你们到我家来,虽然是粗茶淡饭,但我有颗热情的心。”为了感谢客人们的帮忙,主人家通常会用这样一句热情却又谦虚的歌词,送上第一杯感谢的美酒。新房里灯火通明、装饰一新,厨房里锅铲碰撞的声音此消彼长,奏响了美好生活的旋律。

  10月10日,在松林村党支部副书记陈化从的带领下,记者一行感受到了苗家婚礼的别样风情,也领略了当地的欢喜热闹。

  没想到这般浓郁的少数民族文化气息,还会在这样一个现代化的村寨保留得十分完整,更让记者意外的是,松林村不少“汉族兄弟”都会讲苗话。

  “nong nong mo ni?”

  “nong la!”

  这番对话发生在该村村委会前的广场上,村民陈军见到了陈化从,上前热情地打招呼,内容就是“吃饭了吗”,对方回应“吃了”。

  看到这一幕,记者本以为陈军是当地土生土长的苗族人,经介绍才得知原来陈军是汉族人,妻子是该村新寨组的居民。几年前,他和妻子结婚后来到了松林村居住,由于妻子娘家人全都是苗族人,为了更好地融入家庭,妻子就当起了陈军的“老师”,2年的时间,陈军终于“出师”。

  “可以啊,陈军现在说苗话越来越地道了!”陈化从笑着拍了拍陈军的肩膀。

  “陈支书,别说是听懂了,现在就是全程用苗语说话交流都没有问题。学会以后,不仅和家人交谈更加融洽,还交到了很多朋友。”陈军笑言。

  其实,当地汉族学会苗话的远不止陈军。“在我们村的三个组,鸡窝组的汉族人口最多,但他们基本上都能用苗话说上几句,这得益于良好的语言环境,大家在平日交谈中都说苗话,一来显得亲切,二来也是为了传承!”陈化从说。

  “五员”共谱生态恋歌

  松林村有着优美的湖畔、满眼的苍翠,更让人暖心的是各民族石榴籽般和谐共生。这也体现在他们对家园的用心守护上。

  松林村有松林、鸡窝、新寨3个村民小组,共105户415人,苗族同胞和汉族兄弟成为一家人,对绿水青山的保护也融入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。

  去年8月起,由村委会直接聘请村民当起“护林员”“护水员”“护气员”“保洁员”“监督员”,这也调动了村民参与生态环境保护的积极性。

  村民陈光荣就是这“五员”大军中的一员,当“护林员”时,他50多岁了,这个年纪在农村对着小年轻,可以毫不客气地自称“老辈子”,坦然地喝下别人敬的茶。

  一份收入不高却十分辛苦的工作,他图什么?

  “这片绿水青山,就是宝贝!没有这些好风景,哪会有游客?没有游客,哪里来致富路?”文化程度不高,但陈光荣对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有着自己朴实的理解,“守住这片森林,就是守住了咱村的命根子!”

  有人说,松林村最不缺的就是树。漫山遍野的林子,有什么值得守护的?这话倒也不假。松林村坐落在红枫湖畔,整座村寨被群山环抱,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。

  松林人,哪个不是在山林里玩耍长大的?家乡的山林,是陈光荣人生的印记,和他血脉相连,抹不去、擦不掉。

  所以,陈光荣选择守护——

  他说:“我们苗族世代聚居在这里,祖先留下的山山水水我一定要守好了!”

  现在,更让陈光荣开心的是,绿水青山让村民端上了“金饭碗”,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松林村旅游,村里也大力发展绿色生态产业,乡亲们早已摆脱了贫困,过上了好日子。

  那边游人如织,这边陈光荣沿着公路继续走着,以充满柔情的目光望向树林。

  转型铺就幸福大道

  在松林村,除了有全员上阵当“五员”的生态环保自觉,也有从传统农业转向现代耕种模式的务实之举。

  在这条转型的道路上,会说苗话的陈军就是第一个吃“螃蟹”的人,他们一家的生活面貌也因此改变,迎来了脱贫致富的“彩虹”,开上了奔向小康之路的“汽车”。

  “滴滴滴!”陈军开着小轿车,来到了鸡窝组QQ农场,来接妻子陈德芬下班回家。过去陈德芬和陈军一直在家中务农,种植的都是传统农作物,经济效益不高。后来在村支两委的鼓励下,陈军一家主动转型,带头种起了经济作物,黄瓜、辣椒和茄子等品种,轮番出现在陈军家的田间地头。

  “当时你就不担心种出来的东西没销路吗?”

  “这完全不用担心!”

  原来,早在谋划栽种精品蔬菜之前,在新区相关部门的帮助下,松林村与贵州省绿色农产品流通控股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为精品蔬菜找到了销路。

  后来,陈德芬来到了QQ农场工作,两口子就近“创业”、就业,一家人的生活从此变了大样。

  在松林村,和陈军一样发展精品蔬菜种植的村民越来越多,大伙的日子越过越红火。

  金秋十月,放眼望去,含苞待放的“松林名片”金色灿菊已经抬起“害羞的脸庞”,待到小小菊花盛放为一片金色海洋时,记者期待一杯“贵安尚菊”,与这个置身山水环抱的特色村寨再次亲密相拥。

  王家院村

  苗乡深处寻美 山里江南醉人

  清晨走进高峰镇王家院村,空气清新宜人,路面干净整洁,月亮湾流水潺潺,藤甲部落掩映其中,一幅白墙黑瓦的山水民居画卷展现眼前。

  多彩文化诉衷肠

  一路行走,最先来到青鱼塘苗寨,贵安大道、贵昆铁路、沪昆高铁穿村而过,交通十分便利。

  “青鱼塘苗寨共94户400余人,苗族占90%以上,系西部苗族青苗支系,有着数百年民族文化历史。”王家院村党支部书记李斌介绍说,这里承载着完整的民族文化元素,生产生活仍保留着浓厚的民族传统习惯,至今依然传承刺绣、蜡染等苗族民间技艺和芦笙、箫筒、唢呐等乐器。

  “唱苗族古歌,酿苗家米酒,浓郁的苗族文化味遍及整个苗寨,这里保留‘正月跳花’‘四月八’‘七月跳米花’等传统节日。”李斌说。

  歌舞是王家院村村民多年来的喜好。村里有10余支文艺表演队,包括唱歌、跳舞、地方戏等,演员达200多人。

  说到地方戏,就要数村里的“跳岳飞传”了。“跳岳飞传”讲述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,备受中老年人喜爱。演绎方式以读、唱、说、武著称,整个曲目有12个角色,扮演角色的演员各有分工。

  “‘跳岳飞传’长期以来被当地和周边村民,当作一种吉利、红火的象征。”王家院村村委委员莫金华说,通常正月初一至正月十五,村民会邀请“跳岳飞传”的演员团队到家里“开财门”,希望来年风调雨顺。

  王家院村还有“跳花”活动,这是青年男女最喜欢的活动了。“跳花”过去叫“乐歌场”,因场景不同,呈现的形式也不一样。正月十九至正月二十一,在村里宽阔的场地,往往几十对青年男女面对面站成两排,男子吹奏芦笙,女子跳舞。

  “这种朴素、简单、大方的表白,传递的是传统的爱情观。”莫金华说,村民喜爱歌舞、地方戏,陶冶了淳朴、开朗的性情,村里处处都是幸福的笑脸和欢乐的歌舞声,诉说着多彩文化的魅力。

  苗家有着“苗家迎客不握手,手捧弯弯牛角酒,酒淡情浓酒歌甜,醉在苗家不想走”的迎客风俗。秀美的山水风景、热情好客的苗家儿女令人沉醉。漫步河边,记者不禁萌发奇想,倘若泛一叶轻舟,听近水鱼儿轻鸣,观远处村民劳作,心儿都醉了,那就醉在这山里江南的水乡。

  藤甲部落展风情

  在青鱼塘森林茂密处,有一处藤甲部落民族风情园,占地约500余亩。

  该处是贵州西部旅游线上独一无二的民族风情区,这里的木质建筑、纺车、藤甲文化将人们带到“诸葛亮火烧藤甲兵”的故事中。

  导游周小凤讲解说,三国时期,蜀国南部相继发生叛乱,蜀汉丞相诸葛亮率领大军平定孟获,第七次孟获请来了乌戈国英勇善战的藤甲兵,将蜀军打得溃不成军。此甲用山间青藤做成,先用油浸泡,半年后方取出,晾干后复浸油中,如此十余遍,方造成铠甲。铠甲穿在身上渡江不沉、经水不湿,刀剑皆不能入。随后,诸葛亮设计火烧藤甲军,平息叛乱……

  “火烧藤甲兵,烧的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藤甲胄。”周小凤说。

  “没想到电视剧里的《三国演义》,在这里可以情景再现。”慕名而来的游客惊喜不已。

  “藤甲胄的制作过程非常繁琐,足足有13道工序,缺一不可,这样制作出来的藤甲胄,不仅坚固而且具有韧性。”周小凤向游客讲解藤甲胄的制作过程。

  每逢周末、节假日,游客剧增,藤甲部落民族风情园正迎来快速发展的好时机。

  醉美风光迎客来

  王家院村是新区有名的“葡萄村”。金秋时节,葡萄是看不到了,村民大多忙着给葡萄树施农家肥。

  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今,王家院村利用良好的资源发展民族风情旅游,游客络绎不绝。

  “这些年来,王家院村一直致力于发展葡萄产业,全村种植了几千亩水晶葡萄,每年的葡萄产值在2800万元以上。”李斌说。

  在发展水晶葡萄的同时,王家院村加快完善基础设施,全村道路四通八达,环境更加优美,吃、住、游等都能满足游客的需要。

  在保留传统民族风情和田园风光的基础上,村民们还合理利用田地种植葡萄和草莓等经济作物,这里的草莓和葡萄备受游客喜爱。

  “该村的区位优势和优美的自然风光,赋予了青鱼塘新的内涵、实现了新的转变。尤其是在环境保护方面,青鱼塘采用最先进的膜生物技术,实现污水处理一体化,建立起‘村收集、镇转运、区处理’的模式,实现了农村生活垃圾集中收集和处理,使村民居住条件有了质的飞跃。”李斌说。

    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