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人民政府 | 贵州省人民政府
天气预报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贵安旅游 » 历史文化

湖潮乡:一个村子一台戏

   浏览次数:次   字号: [ ]  视力保护色:

1.jpg

  新民地戏队表演《岳飞传》。

2.jpg

  芦官地戏队表演《北宋杨家将》。

4.jpg

  表演准备。

5.jpg

  展示面具。

6.jpg

  演员出场。

  “咚咚咚呛……咚哐咚咚哐……”伴随着声声锣鼓,蒙青巾,戴面具,手执长矛刀剑,身穿长衫大褂,随口而唱,应声而舞,舞蹈多表现征战格斗的打杀场面,高亢的唱腔伴以粗犷的舞蹈,让观众在猎猎的旗风中感受来自传统文化的铿锵力量。这就是地戏,不用搭台,平地而演的戏曲,是传入贵安新区湖潮乡最早的戏种之一,被誉为戏剧艺术的“活化石”。

  在湖潮乡,几乎村村有地戏,全乡18堂地戏创贵安新区之最。一堂地戏演绎一部历史大书。地戏只演正史,不演旁杂剧目,只有武戏,没有文戏。《薛仁贵征东》、《北宋杨家将》、《八虎闯幽州》、《大反山东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岳飞传》等剧目,均为金戈铁马的征战故事。

  “咚咚咚呛……咚哐咚咚哐……”伴随着声声锣鼓,蒙青巾,戴面具,手执长矛刀剑,身穿长衫大褂,随口而唱,应声而舞,舞蹈多表现征战格斗的打杀场面,高亢的唱腔伴以粗犷的舞蹈,让观众在猎猎的旗风中感受来自传统文化的铿锵力量。这就是地戏,不用搭台,平地而演的戏曲,是传入贵安新区湖潮乡最早的戏种之一,被誉为戏剧艺术的“活化石”。

  在湖潮乡,几乎村村有地戏,全乡18堂地戏创贵安新区之最。一堂地戏演绎一部历史大书。地戏只演正史,不演旁杂剧目,只有武戏,没有文戏。《薛仁贵征东》、《北宋杨家将》、《八虎闯幽州》、《大反山东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岳飞传》等剧目,均为金戈铁马的征战故事。

  包含祭祀因子的地戏

  80岁高龄的朱世豪老人是芦官地戏队年龄最大的成员,打记事起就爬在父亲背上看地戏,那时候父亲是地戏队的鼓手。“以前听父亲说过,这地戏是从老祖上传下来的遗迹,父传子、子传孙,一代代传下来,已经有八九代人了。”朱世豪告诉记者,他们的先辈在明初那场战争后移民到此,历经数百年,“尚武”仍是他们不变的传承。为演习武事,他们将以前的真刀真枪换成了木质兵器,将护身的盔甲用木质的面具和宽袍长衫所代替。

  有史料记载,湖潮地戏至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,其存在与明初开发黔中有关。在明军里盛行的祭祀、操练、娱乐为一体的军傩,随南征军和移民进入贵州,并与当地民情、民俗结合,形成了地戏。关于傩戏的地方资料,最早见于明·嘉靖《贵州通志》卷三:“除夕逐除,俗于是夕具牲礼,扎草舡,列纸马,陈火炬,家长督之,遍各房室驱呼怒吼,如斥遣状,谓之逐鬼,即古傩意也。”

  这是一种独有的头戴木刻假面的民间戏剧,以说唱为主,伴之以舞蹈。剧情的发展和贯穿,以说白的形式来推动;人物间的矛盾冲突,人物感情的起伏激昂处则通过唱的形式来表达。其唱腔简单朴实,曲调高亢,带有弋阳腔的遗风。

  每逢春节期间,湖潮乡到处锣鼓喧天,村民们围成一个个圈子,津津有味地观赏着他们自编自演的地戏。在正式演出前,必须择一吉时,举行隆重的开箱仪式。将头一年演出结束后封存于“神柜”中的“脸子”,在香烛纸钱的燃烧,祝祷声中,虔诚地“开箱”将“神”请来人间,整个过程包括请神、敬神、参神、顶神四个步骤。在当地村民眼中,他们的地戏脸子就是神的化身,敬神祭神的每个过程都庄严而隆重。“‘打素坛’是开箱的一个重要仪式。在顶戴面具之前,要用柏枝树枝,沾上炭火烧过的清水,洗净身上的尘土后,才能戴上面具跳起来。”朱世豪解释道。

  整个地戏演出都包含着祭祀因子。在地戏表演中,“开箱”要占去一天时间,“开箱”当天不再演出。而地戏表演中最后一道祭祀仪式为“封箱”。“封箱”结束后,整个地戏表演活动就完成了它的使命,人们可以心安理得地投入到新一年的农事中,等待着一切良好的祝福和期盼能够实现。

  一台地戏 一段历史

  “康王金陵来复位,入朝保驾圣王君。雄心壮志忠良将,要做精忠报国人。”在湖潮乡文化广场上,新民村地戏队正在演绎精忠报国的《岳飞传》。地戏的展演,始终贯穿着“忠义”二字,体现着家国意识。

  在广场的另一边,芦官地戏队也在上演着《北宋杨家将》的精彩选段——“八虎闯幽州”。

  “杨令公带着他的七个儿子攻闯幽州,救出被困于幽州城中太宗皇帝。”饰演杨六郎的孙朝龙向记者解说着戏词。“从太宗皇帝继位开始说起,主要讲述杨家父子攻打幽州救出太宗皇帝,最后英勇无敌的杨业携子扼守雁门关的故事。”孙朝龙告诉记者,从头到尾演完这段中国民间广为流传的英雄传奇故事,需要半个月之久。“杨家四代忠良,我最敬佩的就是杨延嗣,人称‘杨七郎’,因在争帅印擂上打死太师潘仁美之子潘豹,被潘仁美用酒灌醉后绑在百尺高杆上用箭射死,共射一百零三箭,其中七十二箭箭穿前胸。”听着孙朝龙介绍这段历史,铿锵的锣鼓声把记者带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朝代,杨延嗣正在战场上英勇杀敌……

  在湖潮乡,一堂地戏只讲述一段历史故事,每个地戏队都年复一年的在村中复述着同一段历史故事。湖潮乡艺术团地戏队队长金应国告诉记者,全乡18支地戏队所演的剧目都不尽相同,他们依照自己对历史的兴趣和偏爱,选择不同的历史故事。《三国演义》、《大反山东》、《薛仁贵征东》、《三下河东》……没有谈情说爱的才子佳人戏,也没有直抒胸臆的清官公案戏,只有反映军旅生活的金戈铁马征战戏和赞美忠义、颂扬报国的忠臣良将戏。

  地戏对贤君明主、忠臣良将的演绎,使湖潮乡村民世世代代保持着对国家历史的社会记忆。记者采访时发现,地戏队的老人们大多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但却能娓娓说着这一段段的征战历史,对于中国历史上的王朝更替、社会兴衰、英雄人物如数家珍。正是在这种村落文化长期的“濡化”过程中,使他们保持着对国家、对历史的恒久记忆,以及正向的社会价值取向。

  一台地戏世代相传

  一个村子祖祖辈辈只演一台戏,可以说是世代相传。一茬接一茬的年轻人,从孩提时就耳濡目染。

  “这是老一辈传下来的文化遗迹,条件再艰苦都不能丢。”汤正强,今年已经78岁,但提起十年浩劫中被烧毁的脸子,仍然心痛不已。“那是几百年传下来的古迹啊!就眼睁睁看着一面面被扔进火堆,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如今回忆起来,汤正强老人眼里仍会噙着泪花,他摊着两手,全身都在抖动。

  “文革”过后,解散的地戏队又开始重新组建,大家也想方设法重雕脸子。以木为纸、以凿为笔,凭借着对地戏的热爱和深印在脑海中的人物形象,在半年时间里,汤正强将《北宋杨家将》剧情中雄浑粗犷、神色各异的角色面具一一雕刻出来。经过神圣的“开光”仪式后,全新的木制脸子又赋予先祖的“生命”,被信奉为“神”的化身。地戏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静寞以后,又开始活跃起来。

  “在我们乡,我不担心地戏失传。”当记者问及如何解决民族民间传统文化普遍存在濒临灭绝的难题时,金应国胸有成竹的回答让记者大吃一惊。“地戏已经融进了村民的血脉,成为村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种习惯。每逢过年,村民们都会自发组织在一起跳地戏,从正月初一一直玩到大年十五,硬要跳完整部大戏才过瘾。”“好些外出打工回乡的年轻人,腊月闲着没事做就提前跟着父辈学戏,从刀法开始学起,操刀、挡刀、追刀,以便正月能正式上场。”

  陈光庆就是新民地戏队最年轻的成员,今年刚满40岁的他,从20岁起就跟着父亲跳地戏。在他看来,湖潮乡的男子个个都要跳地戏,个个都是英勇善战的干将。就算在外打工,都要把戏谱带在身边,念着那一段段经典的唱词,可以缓解思乡的忧愁。“地戏是我们最大的宝贝,我们要一代代传承跳下去,断代失传后不仅会伤了老人们的心,也是我们民族最大的损失。”陈光庆说,“我儿子长大,不管他在哪里,都必须学会跳地戏。”

  凭借着对地戏的执着与喜爱,以及演武增威、神灵护佑的需要,地戏在湖潮乡这片灵佑的土地上延绵不绝,代代相传,成为当地独有的文化印记。


    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