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人民政府 | 贵州省人民政府
天气预报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贵安旅游 » 历史文化

建文帝与高峰山之缘

   浏览次数:次   字号: [ ]  视力保护色:

0.jpg

  高峰山位于贵安新区马场镇。山势呈环形走,四壁若城,绵延两三公里,山上大小峰峦九个,如屏环合,奇峰耸立,怪石嵯峨。

  踏遍神州大地的地理学家徐霞客,迢迢千里登临高峰山时,也被此处的山势和美景折服,在游记中发出了“得天独厚”的感慨。

  高峰山原名谷陇山,其更名建寺过程,如今山上碑文却有记载:“江西高邮籍僧秀峰,于洪武初年游至平坝谷陇山,观此处幽雅胜境,千山重叠,万峰围绕,人杰地灵,山运当兴,故与苦尼刘都姑买得谷陇山一座,僧侣建立茅庵,更名高峰山,随后修成佛寺5间。自此,高峰山始闻晨钟暮鼓之声。”

  卍(万)华禅院便坐落在高峰山之腹中,背靠主峰,坐南而朝北,南向观望,禅院如稳坐太师椅上;高处俯瞰,禅院又然若莲花环抱而生。“卍”乃是佛家语,即顺应日月星辰的自然转向,解决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和谐关系,同时有吉祥福瑞兆,唐时武则天定为汉语读“万”。

  万华禅院建寺之后,美名远扬,多有僧人来此结茅,香火鼎盛,信士云集。永乐四年(公元1406年)秀峰和尚圆寂,其大弟子本体接任住持。本体精通儒学、佛学,高立法幢,大开戒坛,兴盛之状不减秀峰之时。

  万华禅院作为贵州佛教文化的发源地,民国时期还将西南佛学院曾设于此。一直以来,寺内香火缭绕,面目祥和的僧人手持罄锤,一声声敲响着平常之心,信男善女跪在蒲团上虔心祈祷,造就了今天黔中大地上佛教文化繁荣兴盛。

  高峰山有历史,也有故事,而这当中最具有神秘色彩莫过于一代君王建文帝的高峰山之缘。

  公元1399年,明建文元年,因不满建文帝朱允炆的削藩政策,坐镇北平的燕王朱棣起兵反抗,以“靖难”的名义挥师南下。明建文四年(1402年),朱棣攻破明朝京城南京,建文帝下落不明,成为了不解之谜。

  据多地文献记载,动乱之时,建文帝化装成和尚逃出了皇宫,此后一直浪迹于西南各地。永乐十七年(1420年),建文帝朱允炆逃离南京辗转来到西南的山区。

  建文帝眼见群山环抱,林木薿薿,一座禅院出现在眼前。拜晤玩本体和尚后,甚为融洽而住下,本体为建文帝修禅台。他本是乔装成和尚模样逃出皇宫,便在这万华禅院中出家,与住持本体论禅,“语甚相投,结香火社”。

  建文帝留住期间,在寺侧半山巨崖上书“西来面壁”四字,现为朱色漆红,无款,下刻有“ 建文皇帝坐禅处” 七字,笔力苍劲,亦无款。今天的游客信步游览,摩崖石刻处,此中不仅感慨到历史沧桑与巨变,还能细细玩味字里行间的书法技法及人生故事。

  建文帝在高峰山上写有许多诗词,并著有《从亡传》一部,还亲手植下银杏两株,此后古树参天,成为高峰山八景之“古柏参天”之一景。

  “西来面壁”左侧有一处约四十厘米见方的石洞,既非佛龛,又非天然之窟,难怪有人曾发出疑问:这是建文帝隐遁高峰寺中置玉玺于此洞中,还是玉玺随建文帝的骨灰被埋葬于某处浮屠之下?

  万华禅院

  如今,从《高峰山寺院开创历史资料汇抄》之碑文《明惠帝于高峰上避难叙》中,我们还可以看到建文帝在高峰山真实心境的写照:“山名高峰,象形。其盘结远来、不能尽述,及乎入局,高耸特起,上插云霄,极为临巅去咫尺。余游黔避难,阅历千山,靡有伫足之期,为乏藏身之地,而所与偕行者,或转徙,或流连,遭逢不偶,修短难齐,君臣之遇,忍再言耶?独存余以孑然之躯,盘桓此地,屈指数之,已历有年,无处依归,将所谓何处安身者耶?”

  建文逊帝为僧,隐居深山,感慨之余,以诗述怀,官方文献《贵州通志》给予佐证:“寥落江湖数十秋,萧萧白发已盈头。乾坤有恨家何在?江汉无情水自流!长乐宫中云气散,朝元阁上雨声收。新蒲细柳年年绿,野草吞声哭未休”

  600年来,建文帝生死存亡,众说纷纭记闻传说,林林总总,以至成为一桩旷“谜”案。世事纷繁,岁月流转。高峰山上也600多年不间断的晨钟暮鼓,600多年枯灯下阅览黄卷的岁月,600多年的众生普度,群山环抱中的万华禅院,却依旧绿树葱郁,清风拂面,古木参天,景致优美。


    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